阿一旦唱戏

三月间,丽江每年举行一次的龙王会又开始了。会上请来大理的戏班唱戏,多才多艺的阿一旦也参加了他们的演出。阿一旦很爱去参加戏班唱滇戏。木老爷因他要误工,和戏班的班长商量,要拆阿一旦的台,让他在观众面前丢丑,以后不敢再唱戏。

  有一回唱《辕门斩子》,阿一旦唱孟良,戏班长唱焦赞,两人一齐出场,自白名姓,唱焦赞的说:我焦赞、孟良是也。

  意思是要使阿一旦没有道白。阿一旦接着说:我是其中的一个。把观众引得大笑起来。

  又一回,阿一旦唱康孟尝,上高座时,高座突然垮下,摔了下来。阿一旦赶紧唱倒板道:康孟尝,自不小心跌下来。

  引得观众捧腹大笑。原来高座是戏班长故意搞垮的。阿一旦非常气愤,也在寻找报复的机会。

  有一回唱《三鞭换两锏》。阿一旦唱尉迟恭,戏班长唱秦叔宝,唱到三鞭换两锏的过场时,阿一旦举起木制的粗鞭,戏班长为了维持面子,只好咬紧牙关忍受着,轮到秦叔宝打尉迟恭了,阿一旦用鞭架住了锏道:我的鞭这么重,今儿这小子连挨三鞭惊惶失措,真好汉也!世间既出了比我高弓虽的人,我活着有何意思!说完,拔出宝剑做了个自刎的架势,就下去了。使戏班长呆在那里,不好下台。


可使用键盘左右箭头翻页,同时按下键盘 CTRL+D 收藏本站!

赞 (229) 逊 (5) 敏感投诉 (0) 评论 (0)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