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之何时有雨

某地干旱五月,一农夫遂去问一江湖术士何时有雨,片刻江湖术士递给农夫一折叠好的纸条,并语:因为天机不可泄漏,只有等到下雨那天才能打开看。不久下雨了,农夫遂把纸条打开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—今日有雨,农夫感叹,真准。

短篇 评论

短篇之裁判和牛

足球赛上,牛顶伤了裁判,足协召开了听证会:“您为何不服从裁判?”牛说:“不是我不理智,那厮竟然向我出示红牌。”

短篇 评论

短篇之记者采访吕洞宾

记者采访吕洞宾:“你和狗有仇吗?”
吕洞宾:“没仇呀,我家还养了一只!”
记者:“那为何人人都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?”
吕洞宾:“扯淡吧,分明就是吕洞宾咬狗不识庐山真面目!”
记者:“你真有才!”

短篇 评论

短篇之记者采访张果老

记者采访张果老:“据说你养的驴子还能飞天入地,请问你是怎么饲养的?”
张果老:“我这驴好养的很,不吃不喝!”
记者大为感叹:“神驴啊,神驴,可否借种给国家?”
张果老:“不好意思,这家伙不老实偷学了老李家的《葵(描写花的诗词佳句子、好段落集合)宝典》如今已没种了!”
记者:“那真是可惜了!”……

短篇 评论

短篇之记者采访曹国舅

记者采访曹国舅:“你对别人都叫您舅舅不知有何感想?”
曹国舅:“好,很好,非常好!”
记者:“好在哪?”
曹国舅:“出门是明星,辈分排第一。”
记者:“看来以后生个儿子得取名为郭旧霸!”
曹国舅:“为何?”
记者:“郭旧霸——国舅的爸爸哇!”……

短篇 评论